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要不是旭阳趁乱偷袭,又在匕首上下毒,君承哪能伤成那样呢。他们暗门向来是为达目的,无所不用其极的。

    听清秋这般说,影西和轻染此时不禁在怀疑,他们杀的人到底是不是个贪官。

    不过这想法也就在心里想想,到底没有说出来。

    救活君承,已经是旭阳的底线了,至于不杀他那是不可能的。清秋看他如此决绝,也知不可能再有改变,眼下也只能让他先给君承解毒了。

    人多不便行事,就旭阳和她一起回的客栈。

    过来的时候,客栈的周围都是被官兵包围着的,里面也有几队官兵在来回走动,想要潜进去是不容易的。

    “我用药迷晕他们,然后我们再进去。”旭阳想了想,看着一边的清秋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没见巡逻的士兵走得那么勤吗,这样进去很容易被发现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说怎么办。”

    清秋听着,看着旭阳说道:“解药给我,我去。守卫的人见过我,会让我进去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是想见他吧。”

    他的语气不是在询问,而是以很肯定的语气再说。

    心事被戳中,清秋的脸色有些不好看,但依旧一个字没说。

    旭阳见她不说话,抿了抿唇又说道:“我可以让你救他,也可以不杀他,但你必须答应我一个条件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条件。”

    “回去便嫁给我。”旭阳想了想说道,他要是再不下决定,他或许永远都得不到她。

    “你威胁我……。”

    清秋听他这么说,心里不禁有些愤怒,没想到她敬重了多年的大师兄竟然是这样的人。

    听清秋这么说,旭阳的心里多少还是有些堵的。

    可既然开了口,那就回不了头了。

    “秋儿,你难道感觉不出来吗,我一直都是喜欢你的,你和他根本不是一个世界的,我和你才是。他根本不知道你的过去,不知道你杀了多少人,他要是知道自己身边躺着的人是个双手充满鲜血的人,你觉得他能睡得安心吗,长此以往他能一直喜欢你吗。再说,他的身份本就不简单,像他们这样的人,家里就算没有妻子,妾室通房怕是都一大堆了吧……”

    旭阳一边说,一边观察着清秋的脸上的表情。

    看她脸色越来越不好看,就知她听进去了他说的话。

    清秋沉默了会儿,终究是点了头。

    在她心里虽然有那样的怀疑,可到底是喜欢上了,让她看着他死,她做不到。为了救他,她没得选。

    “这药你吃了,我便给你解药,让你去救他。”

    接过旭阳给的药丸,看了眼清秋问也没问就吃了下去。旭阳看着,心里越发不痛快。

    在她拿着解药转身向着大门那边走去的时候,旭阳又说了这么一句:“记住,你只有半个时辰……”

    他的话是什么意思,她最明白不过。她要是半个时辰不回去,定然会毒发身亡的。

    他的喜欢,她还真是消受不起。

    听着他说的话,她并没有回头,捏紧瓶子朝着客栈的大门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守门的侍卫长,一见是她,不免有些意外,但还是放行了。

    进了客栈,她直接就上了楼。

    此时,东岳,西岳,南岳,北岳,中岳他们几个都守在君承门外的。

    看到清秋回来,北岳很是高兴,走上前看着她喊道:“清秋姑娘,你回来啦……。”

    他就说了她不是那样的人,她怎么可能弃他们家主子走呢。

    “嗯,回来啦,他还好吗。”

    北岳正想说,中岳就说了起来:“想知道他好不好,你去见了不就知道了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中岳,你……”

    北岳见中岳这般不客气,不免很想说他。可他还没说出口呢,就见清秋推门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屋子里,安逸辰正在给君承扎针。他刚吐血了,情况越发不好了。

    清秋一进屋,就闻到一大股血腥味。

    她着实很不安心,连忙走了进去,进去的时候安逸辰刚好给他扎完针。

    “你回来啦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至于出去干啥了,她就没有说了。

    君承的脸色越发不好看了,清秋看着心里莫名一疼:“他怎么样了。”

    安逸辰语气有些沉重的说道:“他中的毒,毒性强,蔓延的速度很快,我不知道他还能撑多久。杨靖已经去抓捕刺客了,可到现在还没抓到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这次出动的都是他们暗门的高手,又怎么可能轻易抓得到呢。

    两人寒暄了没多久杨靖就回来了,听东岳说杨靖回来后,安逸辰就出去见他了,至于清秋就留在了屋子里。

    在安逸辰走后,清秋就坐到了床边。

    几天的时间,君承瘦了不少,因为中毒脸色难看得紧。

    摸了摸他消瘦的脸颊,看了他一会儿,清秋这才将旭阳给的药拿了出来。虽然是用瓶子装的,但里面只有一颗。

    这药不是直接吃的,要捏开外面一层才能吃。

    解药她是见过的,一闻便知是真的。

    看了看他,她将药丸含在嘴里,喂给了君承。药虽苦,可喂下后她并没有舍得离开,这是她第一次吻他,也可能是她最后一次吻他了。

    吻了他一会儿,不见他有任何动静,她的嘴角不由得划过抹苦涩。

    “对于你的过去我一无所知,可我能确定的是,我的心里是真的喜欢上你了,可惜命运太弄人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呢,他们说你是贪官,可我不相信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。”

    看着依旧昏睡着的君承,她一直絮絮叨叨的呢喃着。

    看到他的唇色,恢复正常,她心里才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他没事了,她也该走了。

    “你真的叫龙承吗,你没事了,我也该走了,从今起我们或许不会再见了……。”

    她这后面说的话,君承都听到了,可想回应她,却睁不开眼也说不出话,浑身都无力得很。她的话音刚落没多会儿,他就感觉到额头,唇上传来一种凉凉的触感,她主动吻他了。

    可一次他却不开心,因为她吻他,是因为她要离开他了。

    听到关门声,他很是着急,可就是醒不过来。

    半个时辰后,他才睁开了眼,一睁开眼就对着外面喊道:“东岳,西岳,你们都进来……。”

    突如其来的声音这着实把东岳他们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他们连忙推开门走了进来,一看君承真的醒了,他们都很是高兴。

    “主子,你真的醒了呢,左相他不是说,你……”

    君承此刻最关心的可是清秋,他并没有回答东岳的话,而是看着他问道:“清秋她是不是来过,她人呢。”

    北岳一听,连忙回道:“主子,清秋姑娘她是来过,看了你后她又离开了客栈……”

    “眼下已经天黑了,城门已经关闭了,他们走不了的,你们给我四处查,务必将人找到。”占据了他的心,又占了他的便宜,还想离开,门都没有。

    这到底怎么回事呢,自家主子看起来似乎没事了呢,他怎么一醒来就这么大的动作呢,难道他身上的毒是她给他解的。

    想到这,东岳他们心里都很是不平静。

    因为这意味着,这对君承下手的人,很有可能就是清秋认识的人。

 &nbs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