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看着关上的房门,清秋跌坐在了凳子上,心里说不出是种什么滋味。

    他说他没有,她该信他吗。若不是他,又会是谁呢。

    时间一天天过去,这些天来,安好几乎每天都会来,不管她说不说话,她都会同她说上几句。

    她原以为,安好会是君承的姐姐什么的,却不想她竟然是他娘。

    他的娘还真是年轻,性格也挺直接的。

    也知道了他原来不叫龙承,而是叫君承。他爹也很年轻,为人很冷,一直未有跟她说过一句话,但对他娘却是极好的。

    这些天来,君承一直未有出现过,而安好也从未在她面前提及过君承的情况。

    她本想开口问的,可话到嘴边却又问不出口。

    她伤了他,又去关心他,会不会太讽刺了。

    虽然安好没有说怪她的话,可她心里却是不怎么好受。

    今天是第十天了,窗外此时正下着蒙蒙细雨,雨一下外面一片烟雾朦胧,远处的景色都看不清。

    此时她正坐在桌边的茶几上,吃着早饭。

    早上是粥和包子。

    粥喝了半碗,包子吃了两个她就没在吃了。

    倒不是不好吃,而是她没多少胃口。要是按平时,她怎么也得吃个两三碗的稀饭,五六个包子。

    每天安好都是在她吃完早饭后来,可今天却没来。

    她为什么没来呢。

    她心里虽然疑惑,却又没办法问人,因为即使她问了,门口的守卫也不会回应她。

    午饭,她吃得也不多,半碗干饭,半碗汤,一些菜。

    昨晚没睡好,午饭过后没多久,她便有了睡意,可这刚睡下没多久,就听门那边传来开门声。

    听到声音,她本以为会是安好来了,却不想是君承。

    “几天不见,你瘦了……”

    听着君承说的话,她的心里酸酸的,眼睛也很是酸涩,但她还是掐了自己一把,她不想当着他的面落泪。

    “你不叫龙承,你叫君承……”

    君姓是燕州国皇室人的姓氏,这点她是知道的。安好告诉她的时候,她心里别提多震惊了。震惊之余,也明白他为啥没跟她说实话了,毕竟那时候才认识不久,他或许是怕她别有用心吧。

    君承抬眸看着她说道:“没错,我本想赈灾回来就告诉你,我的身份的,却不想……”

    看清秋抿着唇不说话。

    君承看着她说道:“灭门案,不是我派人做的……”

    清秋听着,看着他冷声说道:“不是你派人做的,可是你却承认了你在黑市布下了陷阱,要不是因为接任务,暴露了身份,我们暗门也不会落得灭门的下场……”

    君承听完总算明白怎么回事了。

    “我们的确悬赏了任务,等你们来接任务,可是接任务的都不是你门中之人。我们当时还奇怪呢,你们暗门的人仿佛消失了一般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,你没骗我。”

    君承听她还这么说,心里不免有些堵:“在你心里我就是那样的人吗,事到如今,我有必要骗你吗。”

    清秋听着跌坐在了床上,这么说来,她误会他了,她伤了他。

    看清秋脸色这般不好,君承连忙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他本想拉着她的手,给她把脉的。

    可手刚伸出来,就听她说道:“你离我远点,别管我……。”

    她都那样对他了,他干嘛还对她这么好,是不是傻。

    君承见她这样,只以为她还是不相信他:“清秋,你放心我定然会将这事查个水落石出的……”

    看她抱着双腿不说话,他说了句好好休息后,就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清秋这样子,他不放心,出来后便去找了安好,让她注意她一下。

    灭门案,安逸辰和杨靖已经亲自去查了。

    目前还没传回来什么消息。

    他们既然能对他,一而再的下手,那定然不会就这两次,所以君承打算引诱他们出来。

    可安好却不放心。

    商量了下后,让君承把小白它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