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可她真要那样做,他应该会很厌恶她,会很恨她吧。

    她的脑子里仿佛有两个自己,一个觉得应该那样做,一个觉得这样做不对。

    想到最后,她到底没有决定那么做。

    她喜欢他,可是因此让他恨她的话,她却是不愿的。再说,自家爹娘跟他的爹娘关系那么好,她要是做了那样的事,他们以后怕是也不好处。

    她突然回来,可还没有跟自家爹娘哥哥们说呢。

    而且她是哭着回来的,不少人都看着了。

    想着,她擦了泪水,收拾了下自己走了出去,吩咐人去宫里传消息,就说她不舒服先回来了。至于她哭的事,也不准他们告诉他们。

    从今起,她也不会再出现在他面前了,不然她真的不确定她下次还能忍住,不去做那样的事。

    巫苏云对自家女儿,可是了解的。

    她这么喜欢君煜,而君煜又在宫里,她怎么可能无缘无故的回去呢。

    想着,她跟百里星辰说了下后,就先回家了。

    她回来的时候,百里星儿正在她的屋子里,用鸡蛋敷着哭肿了的眼睛呢。

    巫苏云回来后,就直接来了她的院子。

    “星儿……”

    听着自家娘的声音,她连忙将鸡蛋藏了起来,爬上床钻进了被子里。

    “娘,你怎么回来了,我就是肚子疼,已经好很多了,你别担心我。”

    她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沙哑。

    巫苏云自然是听出来的:“你肚子疼,看大夫了吗。”

    “娘,我是月事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别骗我了,你的月事早来过了,快过来给娘开门。”巫苏云听完便对着里面说了起来,这事吧说来也巧,那天负责洗百里星儿衣服的人,正好在洗衣服,她过来正好看到。

    百里星儿着实无语了,没想到她娘还知道这些,自家娘的性子她是知道的,只得爬了起来开门。

    当看着百里星儿红肿着的眼睛时,巫苏云心里顿时什么都明了了。

    百里星儿平时不怎么爱哭的,能让她哭的,不是君煜还会是谁呢。

    “你这傻孩子,看看你哭成什么样了。”

    “娘,我心里难受……”

    百里星儿一把抱住了巫苏云,又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巫苏云连忙拿出手帕给她擦起来:“星儿,别哭了,他不喜欢你,咱也不喜欢他了,有什么了不起的,不就是个男人吗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可是我就喜欢他……”

    巫苏云听着叹了口气:“我该拿你怎么办呢。感情的事,勉强不得,你这又是何苦……”

    百里星儿沉默了好一会儿,才开口说道:“娘,我想离开帝都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,咱们明天就走,明天就回越寒城。”

    百里星儿听着摇了摇头:“娘,我不是那意思,我不去越寒城。我想出外四处走走,或许时间久了,我就可以将他放下了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这怎么行。”

    自家女儿,武功一般,长得却貌美,要是出去出了什么事,可怎么得了。

    “娘不是有暗卫吗,你们给我两个就成了。我要在留在这些地方,我总会想起他,想见他,那样我心里更难受,娘你们也不想看我这样一直下去吧。”

    听完百里星儿的话,巫苏云在心里叹了口气,她不得不承认她说的话她是认同的。想着,她看着百里星儿说道:“这个娘做不了主,你得跟你爹商量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,等爹回来,我跟他商量。”

    百里星辰他们没有吃晚饭就回来了,回来后巫苏云就告诉了百里星辰,百里星儿的事。

    百里星辰得知后,就同巫苏云一起,来了百里星儿的院子。

    她的几个哥哥弟弟也跟在他们身后来了她的院子。

    不过只有百里星辰进了屋子,至于他们都被留在了外面。

    “爹,你应该都知道了,所以请你让我出去走走吧。”

    百里星辰听着,上前摸了摸百里星儿的脑袋:“你这丫头,就那么喜欢那小子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喜欢他,可他不喜欢我,不是吗,爹。”

    百里星辰就这么一个女儿,如今巫苏云肚子里的,还不知道是男是女。但这个女儿,他一直都是很宠爱的。

    看她这样,他心里也不好受。

    “我去把那小子给你抓来,他不娶你,我就不放他走。”

    百里星儿一听,连忙拉住了百里星辰:“爹,不要。他这个人,要是不喜欢,定然死都不会从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倒是了解他。”

    百里星儿听着沉默不语,是啊她了解他,可他就是不喜欢她。

    百里星辰想了想说道:“我可以答应你,可你也要答应爹,出去经常给家里写信,你娘生孩子的时候你要回来。至于暗卫,两个太少了,爹给你六个,暗中保护的在给你派十个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爹,这样不好吧,走哪都带这么多人……”

    想了想,百里星辰还是妥协了,不过却是将明处的人,调了几个在暗处。暗中保护的人变成了十三个,明处跟着她的人变成了三个。

    百里星儿见没得商量,只得答应了。

    几个哥哥弟弟知道她要离家,都很是不舍,可后面到底没有再说啥。

    他们也不想看她就这么下去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百里星儿就带着人,离开了帝都。

    她一走,君煜他们就得到了消息。

    “哥,你到底是伤了她的心,你看看这人都走了。我看着那丫头也不错呢,你为什么就不能试着跟她处处呢。”君焱不由得数落道。

    “你看她不错,那你怎么不追她呢。”

    君焱听着很是无语:“那她不是喜欢你吗,再说我虽然觉得她不错,可我对她也不是喜欢呢,再说我现在有喜欢的人了。”

    君煜听着没有说话,对直就走出了屋子。

    这一别,就是几个月后,在巫苏云办满月酒那天,他看了她。

    她变了许多,不再像以前那样,一看到他就冲上来说话了,这样的结果不就是他想要的吗,可心里却有些说不出的落寞。

    在她娘满月酒后没几天,她又离家了。

    巫苏云又生了个儿子,她又多了个弟弟了。

    君珞,君娴他们大婚的时候,他本以为她会来的,可她却没有出现。

    君珞和封天弦先是在越寒城办的婚礼,在回门后,他们才回的西凉。回西凉后,他们又办了场婚礼。

    时间过去两年,清秋都生孩子了,可她还没回来。

    清秋生了个儿子,长得很像君承。看着,他倒是有些羡慕君承了,儿子都有了。

    从开始的愧疚,到后面的落寞,再到如今的想念,君煜才发现他对她,并非没有感情,只是他一直在自以为他对她是没感情的。

    自家爹娘,之前还由着他,可近来已经在给他相看对象了。

    因为君焱都同慕容昔定下亲事了,他还单着。

    思量了几天,他决定去找巫苏云,她是百里星儿的娘,她肯定知道她的下落的。

    于是他便骑着马,去了百里府。

    如今的他们都是住在越寒城的,他来百里府的时候,巫苏云正好在家的,倒也没有不见他。

    她在客厅见的他。

    “煜儿,你今天怎么想到来我们百里府了。”

    听着巫苏云有些生疏的话,君煜就知道,她心里是怨他的,如同之前一样。

    “星儿,她如今还好吗。”

    听到君煜问起百里星儿,巫苏云的脸色有些不好看。

    她本想好好说话的。

    可心里止不住的火:“你既然不喜欢她,如今又问她,你到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