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“子真,你到底有什么事情,这么着急要见我?你现在身子还没恢复好……”

    苏子澈被不言请到了王府来,西凌宇也从皇宫里回来了,正好和苏子澈在王府门口撞见了,苏子澈说明了来意之后,西凌宇就把苏子澈直接带到了碧落阁里来了。

    “哥哥,你的事情,我都知道了,你不要隐瞒我了。”

    苏子真的话说完,苏子澈一愣,他看了看周围的人,眼神不那么清澈了,道:“子真……”

    苏子真却摆摆手道:“我都知道,你们先出去,宇,你也出去,我和哥哥想单独说说话。”

    霏凌公主无所谓地耸耸肩膀,本来她也就不认识这个苏子真的哥哥,更对人家的秘密不感兴趣,便直接就走了。

    不言有些担忧地看了苏子真一眼,带着宁止和宁起出去了,西凌宇看了苏子澈一眼,不知道为什么他特别特别不想让苏子真和苏子澈单独呆在一起,虽然知道他们俩是亲兄妹,但是他就是不想!

    “哥哥,你的身份,我都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苏子真说到,苏子澈轻轻笑了笑,坐到了苏子真的床边,道:“不言告诉你的吧?从他要求断臂退出龙聚阁的那一刻起,我就知道你肯定得知道。”

    苏子真撒着娇,习惯性地蹭了蹭苏子澈的胳膊,道:“哥哥,你作为龙聚阁的阁主大人,肯定知道一个退出龙聚阁的炼蛊之王吧?”

    苏子澈思考了一会儿,突然想起来了,道:“你说的是不是那个隐居深山,不再炼蛊,一心念佛的岭山?”

    苏子真一愣,原来那个人叫岭山?

    “好像是的,哥哥你知道这个人现在在哪里吗?”

    苏子澈陷入了沉思,苏子真安静地依靠着苏子澈,也不打断他的思索,过了好一会儿,苏子澈才开口道:“好像是去了靠近东辰国那边的一座山上,但还是在咱们西岳国的境内的,好像是……无弦山?”

    苏子真重复道:“无弦山……”

    “对,应该就是无弦山,他隐居在那里好几年了,你要找他?有什么事情吗?”

    苏子真点点头道:“南越国的那个国巫,擅长炼蛊,如果想要在南越国那边的战争取得优势,必须要这位岭山前辈的帮忙,看来我要去无弦山一趟,亲自请他出山帮忙了。”苏子澈皱着眉头道:“你要去无弦山请他出山?他肯定不会同意的,他当初炼蛊走火入魔,害死了自己最爱的女人,等到那个女人死的时候才知道这一切都是自己的错,他直接崩溃,砸了自己所有炼蛊的东

    西,抛弃了一切,断了一臂离开龙聚阁,独自隐居在那无弦山里了。你让他出来炼蛊,无异于让他重新想起来几年前的那段过往。”苏子真沉默了一会儿, 抬起了头,苏子澈看着苏子真如此坚定的眼神,便知道自己肯定无法说服她了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