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天灵灵地灵灵月半出鬼门  何况,按照常理出牌, 小衣全家都没救了。谢茂这回打算握着一把好牌尽数乱打。

    明知道徐屈在旁虎视眈眈, 他故意搂着衣飞石的肩头, 慢慢将热烘烘的毛巾贴住衣飞石腰间, 衣飞石还要推辞,他就眼也不瞬的看着衣飞石的双眸,轻声道:“背上浃汗, 自己哪里方便擦?你是属闺女的吗?居然还不让舅舅动手。”

    衣飞石莫名其妙就觉得他一双眼睛带着怪异的温度, 烧得自己颈侧都淌出细汗了。

    “那……那卑职谢谢殿下。”

    徐屈简直都要看不下去了,用力咳嗽一声,再咳嗽一声。

    谢茂恍若未觉地继续给衣飞石“擦汗”,确实很老实地将他背后的汗珠都擦干了, 朱雨来换了毛巾, 谢茂故意摸摸衣飞石的背心, 说:“汗湿了。伺候清溪侯换身中衣。”衣飞石才刚被赐封了乡侯爵位, 封地就在清溪乡, 所以谢茂称他为清溪侯。

    衣飞石被他擦得怪怪的, 闻言猛地松了口气,不迭点头:“好好。”

    好个屁啊, 你这娃是不是傻?徐屈终于憋不住了, 说:“清溪侯来得匆忙,不曾带着衣物!”

    清溪侯三字喊得斩钉截铁, 衣飞石悚然一惊, 终于察觉到这位老将的不满与提醒。

    谢茂笑道:“孤带着呢。朱雨——”

    不等朱雨应命, 衣飞石已慌忙拒绝道,“不必劳烦贵属。卑职已经好了……”

    见徐屈已经完全领会了自己的“用意”,衣飞石也变得诚惶诚恐,谢茂就松了口,不再坚持服侍衣飞石更衣,退而求其次,“背后擦了,前边也擦擦……”

    才刚刚拒绝了谢茂的“好意”,面对着他温柔地注视,衣飞石竟不敢再说一个不字。

    于是,谢茂就高高兴兴地拿过搓好的热毛巾,将衣飞石好好地“擦”了一遍。

    歇了片刻之后,吃了瓜,喝了茶,重新上路。

    谢茂再让驰风给衣飞石骑,衣飞石连道不敢,上马之后直接躲到了徐屈的身边。

    谢茂似是看出了些什么,也不再勉强。只要衣飞石没偷偷掉队、掉头回青梅山的大将军行辕,他今日在徐屈面前所做的一切,已经足够表态了。——只要扣住了衣飞石,再传出他对衣飞石心存不轨的风声,不愁衣尚予不跟他怼起来!

    不然,他把徐屈要来干什么?他这辈子都不想当皇帝了,要个单眼飞将来当摆设吗?

    把戏做足又吃了小衣豆腐的谢茂心情大好,当先打马飞驰而去。

    待回到山间行宫,天已彻底黑了下来。

    谢茂命人带徐屈找地方安置,即刻拨了供养与宫人去伺候,衣飞石也期期艾艾的想跟着徐屈一起走。——这少年是真的想明白什么事儿了?

    谢茂颇觉有趣,他其实是想留衣飞石在身边住,不过,真没存着什么邪念。

    就是想着前世恋慕之人,忍不住想要更亲近些。想着人伺候他高高兴兴的饭食,想看看他年少天真的情态,想听他的声音,想看看他的身影。——难道他还真能把这少年小衣捉来吃了?

    现在衣飞石想明白事儿了,知道躲着他了,他就把同宿的念头熄了。

    不过,戏要做足。当着徐屈的面,谢茂故意拉着衣飞石胳膊不放,又是搂小腰,又是牵小手,口口声声叫外甥,要和外甥抵足而眠。吓得衣飞石磕磕巴巴地摇头,说:“殿下,卑职睡相不好,半夜要打拳……若、若是冒犯了殿下,那可太不好了……”

    谢茂故作一副突然想起这少年武力值颇高的忌惮样,皱眉道:“是么?”

    衣飞石不住点头:“正是正是!卑职晚上头睡枕头,白天起来就是脚睡枕头了。特别不好!”

    谢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