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“你别……啊。”叶一凡乌黑的双眸猛然瞪大,神情痛苦眉头皱成了一团。

    周子默勾唇轻笑:“晚了。”

    察觉到她的手在掌下细微的抖动,他扣紧了她的小手,两人手指交缠,掌心紧贴,相互传递着温度。

    他低头凑近在她唇瓣上轻舔着坏笑的脸,邪恶满满:“你还太小,多锻炼几天,以后就能承受我。”

    “出去!”叶一凡脸色难看的挣扎着,他像头狼一样凶残粗鲁又持久,她永远不可能承受他。

    “畜生!”

    睡自己的女人怎么就畜生了?看着她清冷的眸子里带着倔强,不服气的挣扎着,周子默越发想要狠狠蹂躏她。

    房间内,大床撞击墙壁的声音渐渐加快,叶一凡的声音被淹没。

    卧室内温度不断攀升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督军府,奢华的厢房内。

    丫鬟趴在桌上打瞌睡,迷迷糊糊的睁开眼,看着专心缝制衣服的女人。

    “二太太,你还不睡觉吗?”

    刘凤凤拿过剪刀把线头挑断,把断线抽了出来,低头轻笑道:“你若是困了可以先休息,不必等我。”

    丫鬟春兰凑上去看了看疑惑不解的问道:“绣的好好的,为什么拆了呀?”

    “扎错了两针。”

    “二太太,你很喜欢大帅对吗?”

    要不然也不会如此用心,刺绣错几针那都是常有的事,谁会全部拆掉重新在绣啊,若不是深爱,何必如此细心。

    刘凤凤嘴角含笑理所当然的回答:“他是我男人,不喜欢他喜欢谁?”

    “我觉得在这府里,对大帅最用心最体贴的人就是你了,可是你从来都不说,你这个性子很容易吃亏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应该学学三姨太,每次都自己到书房拉人去,你不主动人都跑了,大帅都有大半年没来你屋了吧?”

    刘凤凤僵硬的点了点头:“九个月了。”

    “奴婢知道,你是大家闺秀,跟那舞厅的女人比不得,可是大帅是你丈夫啊,这有啥可害羞的,你都嫁进府里四年了,还是没有孩子,夫人哪天把你赶出去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这些我都明白,可是大帅不进房,我总不能硬是把他拉过来吧。”

    刘凤凤眸底带着伤感,落寞的说道:“你又不是不知道,江妹妹花容月貌,又会勾人,连娘和青青都如此喜欢她,你让我拿什么和她争?”

    “三姨太没皮没脸的功夫你真应该好好学学,男人就喜欢她那种会粘人的女人,还会说一些甜言蜜语哄人开心,你说你什么话都憋在心里,谁会知道你在想什么啊?”

    “可是我真的学不会她那样,我尽量吧。”不求他夜夜宠爱,哪怕一个月来一次也好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深夜,周子默眼睛猩红不知餍足,匍匐在她身上,做着男女之间最原始的动作。

    叶一凡浑身像是散了架,额头上滴下汗水,面色苍白,身体被折磨到无力,每一寸肌肤都有他留下的痕迹。

    被抽干了所有力气,一双水眸迷离的盯着头顶上的男人,最后实在承受不住他的凶猛,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察觉到她有撕裂的预兆,男人恋恋不舍的放下她纤细的小腰,她总是让他欲罢不能,次次失控。

    要有节制,被玩坏了,她会生气的。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