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前一天晚上二房的就回来了。

    二房的林氏一向不喜王氏的好吃懒做,对于苏氏唯唯诺诺、怒其不争的性格也是无语得很,索性让她们在家里忙,自己则带着自家的几个孩子去了地里,找干活的安大江他们去了。

    天还蒙蒙亮的时候,安好已经起床跑步训练去了。这会儿刚睡下没多久,就被江氏一早就骂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还不去厨房帮忙,都不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呢,还在睡一群懒东西。就知道吃,咋不变猪呢。”

    安好看了看外面的天,现在左右不过现代的七点多,平日里一个个睡得跟个猪似的,今天倒是起得早了。

    这安大郎能考上举人,这老天莫不是瞎了。

    “大丫,快穿吧。最近你奶的脾气怪得很,你习惯就好。”

    苏氏早已经穿好了衣服,站在安好的床前给她拿着衣服。

    听到苏氏这话,安好皱了皱眉,接过满是补丁的衣服出口说道:“娘,有些人是不能惯的,这样她只会当我们好欺负的。”

    安二丫和安三丫站在一边没有说话,但也认同安好说的。

    安好说完后,也没管苏氏在说啥,整理了下自己有些皱褶的衣服和裤子。眼下身上穿的已经洗的泛白还打满了补丁,不过很干净还透着皂角香,看了看她迈着步子往着厨房去了。

    “哟,小姐们来了啊,我还以为你们今天睡着等吃的呢。”

    刚来,就听到王氏这破嘴在嘲讽他们。

    “没办法,谁叫我们都这么柔弱呢。你这么说,我还真觉得头又疼了,要不我还是在回去躺会。我娘身子也没好,要不就交给你忙好了。”安好挑眉看向王氏,一边说一边捂着自己的头慢慢的说道。

    要不是苏氏要来,她还真不想来。

    “大丫。”苏氏不由得开口,在后面扯了扯安好的衣角。

    看着苏氏风都吹得到的身子,以及她此时的受气包模样,安好不由得扶额,想要这娘改变任重而道远呢。

    “还是你娘识相,我儿子这次中了可就是举人了。就算中不了状元,一官半职肯定少不了的,你们最好给我小心点,惹急了我早晚卖了你们这一群赔钱货。”

    安好冷冷看了眼王氏,难怪她气焰这么嚣张,敢情是以为有了靠山呢。

    “今天老娘心情好也不跟你们这群赔钱货计较了。安大丫还不快去烧火,二丫还在这杵着干啥呢,还不去洗菜。”

    “三丫你是哑了又不是眼瞎了了,看不见院子里那么多落叶吗,还不快去把树叶给扫干净。苏氏今天你可得好好做饭,做好吃点。祭祖的东西,快点煮好了。耽搁了我儿子的大日子,看我不要你们好看。”

    王氏叫做王贤秀,名字取得秀气,人却是出了名的泼妇,大多数的村里人对于她都只敢在背地里议论。

    眼下她儿子要中举人了,她的尾巴更是翘上了天,一早就在村里走了一圈,逢人就说他儿子参加了今年三月的科举,就等着报喜了。

    她长着一张大饼脸,塌鼻子,一身圆滚滚的肉。今天的头发更是挽成了随云髻,头上不伦不类的戴着朵大红色的绢花,发髻上还斜插着一根银色簪子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